主權基金是指由國家政府成立的基金,資金來源可以是外匯存底、出口天然資源的收益、或甚至政府撥出預算挹注。成立主權基金的目的,除了尋求更高報酬與收益外,也兼有投資、提振經濟的目標,全球已經有40個左右的國家成立主權基金運作,其運作方式、投資決策,雖然每個主權基金有不同的體制與規定,但基本上是由政府主導決定。

行政院的提振經濟對策中,第一次把成立主權基金納入;雖然只是「研議成立」,未來未必就會成真,但確實算是跨出了第一步。不過,這可能是錯誤、危險的第一步:難道,我們真要把4、5千億美元的操控權全部交給政府、且賦予更大權力嗎?

或許有人認為主權績效要作的就是長期投資,貸款且以長期績效看,主權基金獲利仍可觀。遺憾的是台灣恐怕不存在承受短期虧損的長線投資空間。因為社會普遍對政府存有不信任感,缺乏讓專業生根的環境。如投資報酬率正數、甚至高達2位數,那就相安無事;一旦虧損,必然批判、質疑不絕。

所謂「政府基金」─包括勞退、勞保、退撫、郵儲等基金,總金額號稱超過2000億美元,是一股龐大的資金,但問題是這些資金其實都不是政府的錢,而是分別屬於那些「未來受益人」的保命養老金或儲蓄;超過400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更不是政府的錢,而是民眾努力工作、出口賺錢得來。這些錢,政府不能、也不該隨意支用。

房屋貸款呂紹煒專欄:更多錢給政府全權操作嗎?NO!忘了主權基金吧 – 風傳媒

星國主權基金年虧278億美元



2008年以來,每當經濟、金融有問題時,總會有人倡導成立主權基金者,似乎把此當成萬靈丹;提議者或許都能繪出一個美好的未來;但,台灣未必有那個條件吞下美好的果實,反而可能是招貪遺禍的根源。忘了主權基金吧!

高報酬 高風險



其實,每個產業都可車貸說出一套「我非常重要」的說詞─半導體當然重要,太陽能是綠能產業,重要;環保產業關係著環保,重要;網路電商是未來趨勢,重要;金融業是經濟血脈,兼之要去「打亞洲杯」,重要……..。你幾乎得不到那個產業不重要的結論,那我們如何確保掌權者選擇把主權基金投入扶植A產業而棄B產業,不是因「私利私心」,而是基於專業判斷?如果看錯產業、看錯行情,造成鉅額虧損(就如當年政府大力扶植DRAM等產業),怎麼辦?

再以主權基金成立的目的:追求更高報酬率而言,即使是主權基金,也難逃投資的基本法則:高報酬、高風險。現在這些基金雖然也是政府管理,但其操作為個別運作、方式屬保守、風險也較分散,除了安全性高的定存、國債外,投資股市以權值股為主。搞主權基金後就是要「積極操作追求高報酬」,一旦集中一起追求高報酬,代表的是大家一起進入一個高風險區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而以成立主權基金的國家看,大致可分2類,一類是較接近威權統治型的國家,政府統籌運用龐大的資金原本就是「正常體制」。例如中東油國,幾乎都有主權基金,如科威特、卡達的「投資局」、沙國的多個基金,都是以豐厚的原油收入作為基金的來源。此外,國人較熟知的新加坡則有新加坡投資公司及淡馬鍚控股。近年國際最著名者當屬中國成立的中國投資等幾個主權基金,連俄羅斯也有「國家福利基金」。這些主權基金中,大概只有新加坡的財務透明度較佳,其餘基金的透明度不高─反正這些國家的政府也不太需要向民眾作交代、接受監督。

當然,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政客的品格實在難以相信。當你把一個4、5千億元(哦,是美元,不是台幣)規模的主權基金交到政府手上─也就是那些政客手上時,你能放心嗎?特別是這個基金的權力更膨脹、要更有彈性、更靈活,可在國內外投資股市、併購企業、選擇結盟的民間企業、決定扶植那些產業與企業,我們要如何才能確保其專業、無私、無弊?萬一被拿去遂政客之政治目的(如護盤、照顧政治盟友、邦交)導致虧損呢?我們需要製造出這麼一隻可能難以控制、甚至回頭吞噬一切的財經巨獸嗎?

倡導主權基金者,多看到美好的一面;有人指台灣如成立4000億美元的主權基金,以10%的報酬率計,1年報酬即達400億美元,等於台幣1.2兆元,相對於每年近2兆元的中央總預算,此1.2兆的收益是「大旱逢甘霖」,這些額外的收益就能解決政府因財政困窘、難以拓展施政的問題。

台灣有成立主權基金的條件嗎?個人信貸



但請問:如果虧損呢?誰給你主權基金獲利保證?別忘了,2008年金融風暴發生時,那些奉行「危機入市」的主權基金,虧損累累;堪稱主權基金優等生、創下投資報酬率近2成的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,1年間就賠掉278億美元,這個金額相當於當年新加坡GDP的18%,或新加坡外匯存底的16%;中東幾個主權。基金估計虧損超過4000億美元,中國的主權基金入股黑石集團,也產生鉅額虧損。

完全政府主導決定與運作的主權基金



台灣政客品質誰敢信?



如果台灣要成立主權基金,資金來源當然不會是如油國一樣的「天然資源出口」,那政府挹注預算呢?不可能,政府財政困難,每年赤字預算,正常預算都快編不出,那裡擠得出數百億去搞主權基金?最後,腦袋一定是動到外匯存底,或是集合現有政府基金,才可能成立主權基金。但這兩者產生的問題與後遺症更嚴重。

有趣的是,行政院才要「研議成立主權基金」,幾天後,馬上有半導體業者提出「成立台幣千億元起跳、可達5000億的半導體主權基金」的倡議,用以協助半導體業者併購、整合、投資。不談半導體對台灣的重要性、及政府該如何協助業者提升競爭力,單以此個案即可看出主權基金「迷人之處」,及掌握此利器可得到多少「膜拜」。

招貪遺禍根源 忘了它吧



那麼,台灣是屬於那一類國家?台灣當然不是威權型國家了,該屬第二類吧?但台灣政府很難稱為治理良好,政府與社會的信任度更是低到無以復加,台灣真有成立主權基金的客觀條件嗎?答案恐怕是沒有。

甚至如果落實到個別企業,如果說主權基金要挺政府政策,支持金融業去「打亞洲杯」那到底要投資A金控還是B金控呢?選擇標準會不會跟二次金改的併購一樣,最後變成比政商關係、比誰扛較多錢到官邸吧?

另外一種是治理佳、透明度高、政府與社會信任度也高的國家,最著名的是挪威的養老基金,這是以石油出口收益成立的基金,目的其實是考量到石油有耗盡的一天,因此把收益放入基金,期望能得到較永續的利用。對此基金的成立宗旨,挪威民眾的共識高、基金運作也透明。另外如美國的一些州─如阿拉斯加的永續基金、韓國、馬來西亞、澳洲等也有主權基金。

完整圖文網址: 呂紹煒專欄:更多錢給政府全權操作嗎?NO!忘了主權基金吧
新聞提供:風傳媒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呂紹煒專欄-更多錢給政府全權操作嗎-no-忘了主權基金吧-風傳媒-003000929.html

負債整合

731B874502475192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汽車借貸

j51lh9hh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